風花雪月

關於部落格
狼再高貴,終究只是寂寞的化身。
  • 656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世上最遙遠的距離:誤會

  
  中午,處理完那兩位的事情後。
  在幻月的陪同下,到廁所去洗把臉。
  
  然後,在空無一人的廁所裡,扶著洗手台,狠狠哭一場。
  
  人在怕受傷的前提下,會將自己武裝起來。
  
  他們說,現在的妳,完全聽不進去。
  
  我說:「我可以等。」
  
  「等妳想談的時候再談,但是...若是太久...」
  
  我想,我面對過這件事了,而妳拒絕了,那麼...
  我不想再造成大家的困擾。
  
  如果大家覺得你的能力比我好,我也沒關係啊。
  為何凡事都要訂個高低?
  你比我好,我比你強,這樣比來比去,最後大家會快樂嗎?
  或許你會覺得快樂吧,可能從以前,你就是這樣生存下來的。
  可是,以前是以前,現在是現在。
  
  從前的妳是個領導者,但那是以前。
  
  這世上還有個領導方式叫一視同仁。
  
  這就是價值觀與理念的不同吧。
  
  我尊敬學長姐們,不僅是因為他們的能力比我高,還有,因為他們不會讓我有被人踩在腳下的感覺。
  他們沒有高高在上的感覺。
  
  
  我們有不同的生活、習慣、態度,但那並不會引響我們之間最重要的東西。
  就是那在乎彼此的心意。
  
  我並不討厭誰啊,就算嘴上總是說:「XXX,你閉嘴!」、「XXX!你很吵耶!」、「XXX!我討厭你!」
  那也只是嘴上說說啊,只是種口頭上的玩笑而已。
  (以上的XXX帶入阿月會讓方便各位了解當時的情況XD)
  
  不是妳今天惹到我,就要當場發飆。
  我也是默默觀察了好久。
  然後,忍到了現在。
  我最近也一直輕輕的提醒妳這樣的行為不好、那樣的態度別人會反感。
  可是,你給我的回應呢?
  
  「吵死了!」、「囉唆啦!」
  表情就是一副:「你不要跟我講這些。」
  
  問了別人事情,又回答人家吵死了。
  唔,那妳何必問...
  
  我不是每件事情都要插一腳,而是在不知不覺中,就演變成這樣了。
  
  空空跟幻月的事情:很抱歉,再怎樣,阿星也是我帶進去的人,牽扯到他,我總要關心一下,當時你自己也跟空空這樣說啦,所以,這大概是妳情緒失控說出的吧。
  而且,那時候的我為何會知道這件事?因為當時的妳拒絕幻月跟妳講這些事情,所以幻月求助無門之下,才會來找到我啊。
  
  拉麵的事情:我承認,我同情心很氾濫。可以有好的結果,我就會選好的。
  以前的我,也墮落過,也迷失過,也無知過。所以,看到拉麵這樣,就會忍不住幫她。但是在阿星等人的勸阻之下,也是無疾而終啊,我不懂,為何這件事情要拿出來談。
  
  月影的事情:我已經強調很多次了,我是因為學分的關係。
  大家硬要把我跟他扯上關係,我也無可奈何。
  
  我承認我有很多地方還要在改善,但我自認為,我至少有把大家的話聽進去了。
  妳呢?妳現在願意聽了嗎?
  
  改是需要時間的。
  或許妳以前沒遇過有人婊妳,但很抱歉。
  
  我認為,我把你當朋友,就不會希望妳繼續這樣下去。
  哪天我對你開無視、根本不理妳時,那就是我真的對你心寒了,想就此打斷關係了。
  
  出社會後,又有多少人能夠容忍剛認識的妳呢?
  
  
  下午,學長他們跟我談過。
  談妳最近的狀況、談妳的心情。
  
  妳很好呢,身邊還有人陪妳哭、陪妳笑。
  妳知道我的家庭狀況。
  
  哭的人不會只有妳一個。
  
  
  一個空間是容不下兩頭刺蝟的。
  要鬥的兩敗俱傷,還是大家都收斂一點,默默改善。
  端看我們的選擇。
  
  我選擇後者。
  
  所以,我在等。
  
  等妳願意談的時候。
  
  
  「小囧需要學會忍耐,夫人需要學會低調。」
  
  唔,他說的很正確啊。
  
  我的容量是不太夠啊,需要慢慢擴充。
  

  不管我說了什麼你不愛聽的話,
  有一件事是絕對不變的。
  
  那就是我真心的把妳當朋友。
  即使妳那句話曾經傷得我很深。
  
  
  「世上最遙遠的距離,不是天涯海角,不是萬呎千里,而是對彼此的誤會。」
  
  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