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狼再高貴,終究只是寂寞的化身。
  • 656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

    追蹤人氣

妳的心機,我學不來。

  
  看著同班同學搞小圈子,我舔舔嘴角,彷彿唇邊有股血味,心中的那股黑暗浮上心頭,冷眼看著她們的鬧劇一齣又一齣的上演,我知道自己骨子裡藏著是冷血、冷酷,但,不傷害到他人這又何妨呢?
  
  為了不讓他人接近我,我故意做出一些奇怪的舉動,或是在某些場合說錯話,這樣,那些討厭的人就會避開我,要說我瘋狂也可以,這是我保護自己的舉動,因為班上的那些人,幼稚的可以,雖然我也不是什麼成熟的人,但至少,我不會耍心機到他們那種恐怖的程度。
  
   班上的同學中有一個女生,她耍心機搞手段的可怕讓我敬佩三分,可是我一向對班上的沒啥好感,她也不例外,只是我表面上還是那副和藹可親的模樣,再怎樣,為了往後的高中生活,我必須戴上微笑的面具,誰都不能惹。
  
  可惜,那個女生一再波及我的生活。先是觸發我的地雷,我容忍她,她卻一二再再而三的刺探我的底限,本人生平最痛恨有人當眾汙辱我!我的自尊心如此的高,她卻在眾人的面前說我的不是、大聲的叱喝我,還不只一次!我知道我成績不好,但有必要拿我的成績做文章嗎?有一次我差點就要衝上去打她了,是朋友壓著我,輕聲的對我說:"息怒、息怒!" 看到這一幕,她不屑的看了我一眼,咬緊牙,我快怒吼出聲。朋友的眼中亦是怒火,但還是壓著我。
  
  真正讓我想反擊的是二年級下學期,她在拉攏我的朋友小緋。二年級的我,不太愛讀書,有在玩遊戲,可是回家還是有看書,可是我一直都沒跟朋友說我回家的事情。後來我才偶然從班上的普通朋友口中得知,那個女生私底下的作為,小緋不知道我的學業遇到瓶頸,我有看書、有試著理解,可是不管我怎麼努力,成績就是提不上來,小緋認為我都在玩遊戲,荒廢了課業,所以她氣到在網誌上發洩,普通朋友告訴我,那個女生在小飛的網誌留言回覆她:"沒關係,妳還有我。" 普通朋友也告訴我,女生私底下說我們這群死黨的不是,擺明就是要拉小緋過去他們圈子。
  
  或許有人認為這並沒有什麼,但是,我已經注意那個女生很久了,從他開始頻繁的接近我朋友開始。腦中的警鈴,開始嗡嗡作響。
  
  
   我是個重視朋友勝過愛情、家庭的人,不是不允許我的死黨交其他的朋友,而是...惡意拉攏我的朋友就是不該,還是我高中最要好的死黨之一。 
  
  期考考完就可以直接回家了,可是上高中後,我固定會跟雪一起去讀書。那天,我們在摩斯漢堡,暴戾之氣從我身上傳出,我對雪說了女生的作為,雪跟我一樣,是個討厭捲進班上小圈子的人,可是,她也很重視我們這一群、五個人的損友。雪皺皺眉,"我知道她私底下做的事,但沒想到他對小緋...",而我笑著,邪惡的笑。"我會去把小緋帶回來,我的朋友就是我的,想要搶走,怎麼可以呢....." 
  
  然後,後來的幾天,我都故意去找小緋說話,在女生要找小緋閒聊的時候,刻意打斷。要說可怕也可以啊,反正...我就是獨占慾強啊~ 我一向如此黑暗,只是沒有表現出來,為了所愛的人,使用這種惡劣的個性又怎樣?   小緋看清她的真面目重回我們身邊的時候來得比我想像的早,事情發生在休業式那天,那個女生是經濟小老師,即將升上三年級的我們被學校強迫暑修,經濟老師希望我們透過分組的方式加快學習,請她用抽籤的方式挑選組員。
  
  分組名單一公開,眾人震驚的表情讓我覺得很有趣,該怎麼說呢?那張名單分的很漂亮,漂亮到樂透都沒有這麼好的機率。每個小組的組員,都是朋友。除了老師規定的男生要分開外,女生組員通通是平常要好的朋友。看完名單,大掃除的時間到了,我跟星還有小緋移動到外掃區打掃,反正我們早就知道班上的同學一定會拖到最後一刻才出現,早點下去,我們也可以聊聊閒事。
  
  "真是漂亮的名單啊~"小緋酸酸的說。
  我微笑,手上的掃把沒停止動作,"怎麼?妳不是跟APPLE(那個女生的外號)一組嗎?" 
  小緋沒跟我們同一組是我早預料到的事情,我們這組,其實就是把我們五個死黨去掉小緋再加一個男生罷了。
  "沒有。"她悶悶的說。
  "呃?那妳跟誰一組?"我抬頭看她,小緋的眼中有著哀怨。
  "小如。" 
  
  我傻了,怎麼回事?為什麼小緋不是跟APPLE一組?
  
  "那個名單一看就知道是她自己選的組員,組員都是她的朋友,我有種被排除在外的感覺。"
   沒過多久,樓上那些逗留的同學終於下來了,APPLE走過來跟我說:"你們這組除了原來的組員,多加一名雅婷。"我點點頭,表示知道。其實跟我說做什麼?這種事情跟身為組長的雪說就可以啦,妳只是看到小緋跟我說話,想打斷對吧?
  
  等她走遠,星跟小緋有走回我身邊,"哼,她就死都不把小緋還給我們。"很難得這麼露骨的表達自己的厭惡的星說。
  小緋低著頭,我沒說什麼。APPLE再怎麼爭,也爭不過我們四個啊。雪曾經說:"我們五個大概是班上最奇怪的小團體吧?一點都不在意自己的團員跑去跟別人開心,可是在外玩歸玩,卻又回到這個團體。"
  沒錯,我們五個除了彼此外,還有其他的朋友,我認為,不束縛他人的作法,才是真正的朋友啊。
  
  可是沒過多久,APPLE又使出她的殺手鑑,裝可憐。
  
  而且她很喜歡用裝可憐來讓旁人抨擊我,從她開始哭倒在翔的懷裡時,不好的預感閃過我心頭,她哽咽的、細微的的聲音似乎在訴說什麼,旁人有意無意的看向我時,我就知道發生什麼事了。
  我被陷害了。
  
  小緋坐在石階上,叫著我的名字,沮喪的她,聲音不大,喊了好幾聲我才聽見。我走過去,星放好掃把也跟在我後頭。
  "坐吧。"我在她身旁坐下。
  "...幹嘛?" "妳剛剛有說什麼嗎?"
  "什麼說什麼?"
  "你有說什麼誰誰誰太晚下來打掃之類的嗎?"
   我沉默了,輕輕的吸了一口氣。
  "沒有,我說她幹嘛?"星皺著眉,他也聽出來了,小緋的意思... 
  "嗯,沒事了。" 
  
  我的確對APPPLE的遲到很不滿,他們下來時,我跟星跟小緋還有小靜都已經掃完了,太陽很大吶!整個球場就我們四個掃啊~
  可是我並沒有說APPLE的不是,我討厭這樣,也沒那個閒情逸致評論別人。
  
   看到班上的小圈圈跟不曾停歇的鬥爭,每個人的自私自利跟裝出來的團結,我早就心冷了,我只要有他們四個就好了,其餘的,不要。
  
  心思細膩的小緋也不禁大喊:"我想快點畢業!不想待在這裡了!" 
  
  我笑,大家都在這片海掙扎,想要活下去就要拿別人當墊底的,因為自私的他們並不知道團結這個救生船,只能爭吵、鬥爭,直到踩在對方身上,然後喘口氣,繼續跟下一個競爭者拼個你死我活。
  
  我默默的坐在木板上,欣賞這場鬧劇,偶爾,身後的四名朋友不小心掉了下去,被捲入爭吵中,我就用我的方式拉她們一把,然後繼續喝著茶,冷眼看著戲。
  
   誰叫我們是朋友呢?對吧,雪、星、小緋、小笨。
  
  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